长治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 
网站主页 | 长治概况 | 工作动态 | 数字方志馆 | 长治人物 | 长治年鉴 | 长治大事记 | 长治旅游 | 长治方志
当前位置: 首页>>长治概况>>民俗风情>>正文
村落民居
2015年06月29日  

【村落】

  上党境内,农村的最基层单位是村,村庄又分为行政村和自然村。行政村是为了行政上管理方便而划定的。有的行政村就是一个自然村,也有的行政村由若干个小的自然村组成。无论如何,村在农村里是最基层的单位。

    上党地区的村,大部分是历史遗留下来或自然形成的。以部分居民在交通相对便利、有可耕地、有水源、地势比较平坦、自然条件比较优越的地方聚居而成为村落。这里的村庄,自然形成的较多,人为地集聚在一起的少,大部分是依靠历史上的自然地理因素形成。

  上党村庄的名字,大部分叫“村”、“庄”,也有的叫“峪、“沟”、“堡”、“头”、“寨”、“店”、“社”等。例如“王家峪”、“苏店”、“南寨”、“王里堡”、“瓦窑沟”、“北社”、“马坊头”等等,还有在黎城县叫“交”的村子多,壶关、长治县叫“掌”的村子多,武乡叫“垴”的村子多,这些村名并不能代表上党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村庄名字。在一些深山沟里的村庄,往往叫得很离奇,让人听着有趣,但写起字来却很难,有些是一些非常生僻的字,例如襄垣县的 亭等。

  上党村庄的名字中,有一些是与历史发展的某些阶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。有些是少数民族居住过的村落,名字一直延续到现在。像长子的慕村,武乡的鼙山、马箭村,潞城的羌城,沁县的东倪村,明显地反映出少数民族曾经居住过的痕迹。

  一些村庄的名字,因历史上的名人在那里居住过或英雄、烈士牺牲在那里而取名。如长子县的陶唐,传为尧帝的故乡;长子县为尧长子丹朱的封地,故为长子;郊区有张祖村,据说是张果老的故里,因而取名;潞城的微子镇,曾是商朝微子的封地;屯留县的张村,又叫张贤村、张良村,传说西汉著名的政治家、军事家张良就出生在这里。此外,像长治县的八义村、沁源县的法中村、武乡县的尚元、壶关县的绍良村、平顺县的克昌等村,都与历史人物有关。

  一些村名,是因其为历史上的旧城故地而取名,如平顺县的石城,为羯族人石勒建立后赵所修筑的驻兵、屯粮之所,因用石头修筑,谓之石头城,简称石城。襄垣县境内的城底村,也因地处石勒积刍城下而得名。又如屯留县李高乡的故城村,曾是屯留县的旧城。

  有一些村庄,是以寺庙为村名的,像河神庙、丈八庙、龙王庙、佛堂、津梁寺、牛寺、东寺头、东禅、庙后等。其中平顺县的东寺头村,相传远在南北朝时就有寺院建筑,民间有“先有寺头,后有潞州”的说法。

  有一些村庄,在历史上曾经做过馆、驿站、店或铺,因而村名就称为故驿、韩店、翟店、夏店、鲍店、权店、停河铺等。

  还有一些村名,是历史上的关口或在关口附近,因而这些村庄的名字至今仍然叫做关,如玉峡关、虹梯关、东阳关、井关、壶口、下关等。

  上党境内的村庄,有大有小,大到上千或者几千户人家,小到几户人家。这种大小,是由多方面的因素形成的。一般说,距大城市近的郊区,村庄大一些的较多;距河流近,交通便利,土地肥沃,可耕地多的地域形成的村庄,往往聚居人口多,因而村庄规模大。而那些偏远山区,自然条件差、交通不便、土地贫瘠地区的村庄一般都比较小。

  村庄的形成,尤其是在山区,往往是由于家族聚居人口繁衍而逐渐扩大的。往往一个村庄内,有几户大姓是分为几个同宗族的。有一些村庄,纯粹就是由一个姓氏的家族组成。这种天然的血缘关系,往往是村庄形成的基础。

  上党境内的村庄,村内有街道,街道一般正南正北或正东正西者居多。这些街道中,往往有个中心地,有的叫做十字街,有的叫做大十字。这种十字街,往往是村子的中心地带,也是群众集会的集中点和群众文艺活动的集中点。这种集中点上,往往都要设置一处戏台,逢年过节时唱些乡戏。这种戏台,在当地一般的村庄内差不多都有。有些地方戏台,历史悠久。

  上党地区的村庄,在房屋建筑上有着自己的特点,其一是村内房屋互相毗连,前边房屋的后墙就是后边房屋的正面墙。左邻右舍,墙房相连,也叫做接山连墙,对户而居,中间相隔一条街道。当然,单门独户墙院不相连的也有,尤其在山区就多一些。

  上党村庄的第二个特点是:高低层叠的比较多,酷似楼房。其实是由地形决定而形成的景观。这种层叠的“楼房”在山区较多。在平原地区是没有的。

  其三,上党的村庄中,由于地理位置比较适宜,成为交通要冲,因而村庄也相应地扩大而成为集镇。这些集镇,一般商业较为发达,村庄居民户相当多,规模颇大。

  上党的乡村中,街道一般都比较简单,名字也起得很随便,什么十字街、大前街、通顺街、烧酒巷、铁匠巷等等。而村中的街道也不规则。往往村中有一处商业摊点,一处公共水井,一处戏台。有时,这几处都在一个集中点上。当然,一般村庄历史上也都曾有过“关帝庙”、“土地庙”之类的建筑物,在一些大的村庄中,有“孔庙”一类的建筑物,人们称之为“文庙”。

 

 

【民居】

  上党一带的乡村,一般盖房都习惯于坐北朝南,一个村庄,往往由许多坐北朝南的院落并排构成,采用单一的纵长平面的四合院式,结构简单,排列整齐,这是平原地区农村建房的特点。

  院子里,往往要安排一定的地方做鸡舍、猪圈,也有的人家要修个兔窝、狗窝什么的,不尽相同。还要划出一定的地养花种树。现在的上党农村,时兴种果树,干果树,像核桃树、枣树、花椒树;水果树,像苹果、梨、桃、杏、柿子、葡萄等。

  院子里,有些地方喜欢用青砖铺地,有些地方喜欢用河床里的鹅卵石铺地。还有的地方,则用水泥抹出一部分地皮,备晒粮食用。上党部分地区的屋顶有意识地抹成平的,也是做为打场后晒粮食用的。

 

  农村的院落,一般都是封闭式,即一个门,进出都从此门经过,别无它门出进。院内的墙,即围墙,一般分成几种:一是砖墙,二是土坯墙,三是石头墙,四是板筑土墙,还有木栅栏墙、篱笆墙等等。有些墙,搞得很简易,墙身也不高。但有些墙,却十分讲究,磨砖对缝,由石头作基础,这些事都要根据经济条件来决定。

  乡村的院落,大门是门面,一般都讲究对大门的装饰。一般人家,都要搞一个比较像样的门楼,搞一对比较墩实而耐用的门扇,用油漆漆过。油漆的颜色可以是黑色,也可以是赭色、枣红色等,根据各家的爱好与当地比较普遍使用的颜色来定。

  一进大门,住住要建一个照壁,即影壁,作为装饰,在照壁上作画、写字。农村人一般喜欢的画是“松鹤延年”、“喜鹊登梅”,喜欢写的字是大“福”字或者“寿”字、“禄”字等。

 

  有些比较讲究的房屋,进大门后,有一段过道,才能见到影壁。大门的门基,都比较讲究要抬高。设置许多台阶,使客人进门前登台阶再进大门。在门的两侧,人们还喜欢搞个装饰之类的东西,譬如石狮子坐立于大门两旁,甚为壮观。也有的干脆搞两个石墩子,亦可装饰,还可坐人,一举两得。当然,还可以拴马,成为拴马石。

  院内的排水沟,有阴有阳,不尽相同。院内的路,有些是在各门前修通一条路,互相连接,一直到出门。

  上党民间居宅多以家庭为单位,采用单一的纵长平面的四合院式。山区农户除部分砖木瓦房之外,还有不少依崖钻洞的土窑。偏远农家仍以土炕为主。土炕是临窗依墙砌造的长方形炕台。在土炕旁砌造火炉,在土炕中盘筑烟道,冬季,把炉灶生着,既可做饭,还可暖热炕面。

 

  农村盖房是仅次于娶媳妇的大事,盖房过程中上梁更为重要。在上梁之日,亲戚邻友都来帮工,不论木梁还是水泥梁,都要在梁正中贴红纸条,上写“上梁大吉”,房后墙正中贴方形红纸,上书“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”字样,门窗也贴类似“安门大吉”的字样。上梁时间选择正午时,众人努力将梁吊上,然后放鞭炮庆贺,主人置酒款待工匠和众乡邻。

  境内大部分地区地势平坦,因而,除北部和东部边缘地带的山村流行窑洞住宅外,一般均住瓦房。现存的瓦房住宅大体可分为两类:一是清代和民国年间建造的老宅;二是解放以来建造的新宅。砖瓦房的主体造型基本保留了土坯瓦房的传统风格。这里仅以土坯瓦房为主,叙述境内住宅的一般风格和营建俗尚。

  从布局来看,老宅和新宅有明显差别。以家庭为单位的群体建筑,多数采用单一的纵长平面的四合院的布局方式。宅院的纵轴线,有南北方向的,也有东西方向的。四合院的朝向,房宅的规格,大门的开设等,均受封建礼教及阴阳迷信的支配,造成墙脚参差、屋瓦错落的现象。

 

  四合院的显著特点之一是比较拥挤。多数宅院左右跨度不过五丈左右,天井普遍狭窄。宅院结构比较严密。四周由各座房屋的后墙、山墙及短接围墙所封闭,一般不向外开窗。有的在庭院中间建有二道门,俗名“衣门”,将整个院落划分为上下两院。大门普遍开在前面。有正开的,有偏开的,但偏开者居多。正开的大门,迎门建有独立的影壁。偏门多开在宅院前右角,迎门是右侧配房的山墙,上面构筑照壁。有的宅院开有小后门。

  四合院的另一个特别是突出主房。主房建在宅院深处,与宅院纵轴线垂直。左右配房的檐头、屋深、间架等,都小于主房。但侧配房、下首配房的规格又要小于上首配房。这种规制,是由居住的长幼秩序决定的。主房供家长居住,配房按兄右、弟左的原则供子女居住。然而,随着时代的变迁,多数老宅院都成为数户共居,三代同堂的住宅。老宅的厨房按照配房的布局和规格建造。

  旧时的宅院,均在北房的前脸开辟一个小窑窟,作为天地神位,俗谓天地圪窑。

 

  少数旧宅院属于绅富之家建造的组群式住宅,如长治县经坊村陈家院、市南街张家花园等就属于这种类型。这种组群院落规模较大,包括主院、偏院、书房院、牛屋院、花园等,有的在主房后面还建有一排后罩房。主院都是采用四合院的布局方式建造,不同的只是天井比较开阔。

  新宅的建筑,基本打破了四合院的布局方式,出现了许多整齐划一的排房式院落组群。这种布局方式,是统一划定地基所致。通常由若干排瓦房组成一个院落组群。每排瓦房供一户或两户占用,中间有一堵隔墙或者其它附属建筑,将排房之间分割为两个横长院落。排房式院落,普遍只建北房同时废除了“天地圪窑”的构筑。除第一排住宅外,其余院落大门分别开在东西两侧。

  传统瓦房的造型特色,突出表现在屋顶和门窗的式样上。房顶有悬山式和硬山式两种。悬山,俗名出山,一般见于全土坯瓦房和砖挂面瓦房。这种屋顶出檐和出山挑出较大,可以减轻雨水对墙皮的冲刷。硬山,俗名包山,多见于包山和砖包的土坯瓦房。包山屋顶整齐美观,有方砖或条砖构筑的山边,屋檐两端装有挑檐板或建有墀头。随着砖瓦房的普及,悬山式屋顶基本淘汰。

 

  屋脊的造型主要有三种:“皮条脊”、“罗汉脊”和“花脊”。“皮条脊”,是在屋脊上平砌一层砖,再加错拓砌一层瓦构成,没有什么高度。“罗汉脊”,是用两层横立的条砖砌成骨架,上面扣砌一层瓦,两端构筑兽头。脊梁前后布一排云瓦,构成齿形花边。“花脊”,取两面雕有纹饰的空斗天平砖砌成,兽头也是专制的瓦构件。明清之际,建造住宅受住宅等级制的制约,屋脊式样更是区分尊卑的重要标志。一般平民只能采用“皮条脊”,享有爵禄的人家才能建造“罗汉脊”或“花脊”。辛亥革命后,住宅等级制取消,但事实上,“罗汉脊”和“花脊”的建造仍然限于绅富之家。解放后,“花脊”淘汰,“罗汉脊”只是由于造型美观而得以广泛流行,“皮条脊”继续流行。

  门窗变化最大。传统的门窗,窗小门阔,而且门头总是高于窗头。上端多以过木分隔。门户上部装有脑窗。窗上装设不能开关的棋盘格窗心,以白麻纸裱糊。过去,前脸的木构部分,包括连檐、过木、门窗等,习惯涂以黑色。进入世纪60年代后,门窗开始施用深绿、暗红色等色漆。

  农村流行的楼层瓦房住宅,外观与普通瓦房相似。但檐头较高,约一丈五尺左右。楼口开在房门之上,装有窗房形小门,凭借活动木梯上下。楼层部分供储粮或杂用,所以不考虑采光。

 

  老宅的大门,一般采用与房屋一体的穿堂门,门檐与屋檐相齐。穿堂大门的基本类型有两种:一种叫“退缝门”,门框装在门道中间,前面留一段门道,门框上面有很宽的门额。门额上书写字幅或绘画纹饰。另一种叫平大门,前面不留门道,一般没有木构的门框,门扇直接装在墙壁后面。穿堂大门普遍建有门楼,并装有活动门槛,俗名闸板。新宅的大门,虽然也有“退缝门”和平大门的区别,但多数成为独立建筑。门道较短,或者没有门道,一般没有木构门框。“退缝门”退入深度很浅。多数大门设有简单门楼供杂用。

  传统瓦房的构筑,采用墙壁承托木构架屋顶的方式构筑。基本建筑材料有砖、瓦、土坯、木、石、土、石灰、谷草、苇箔等。一般构筑程序是:打基础,砌墙,装梁和上梁,装顶、装瓦、粉墙,安装门窗。

  建造新房被看作家庭生活中的百年大计。在住宅构筑上和营建过程中,有许多流传已久的俗尚和忌讳。

 

  旧时建造住宅,阴阳迷信观念十分严重,事先必须请托阴阳先生察看地基风水。阴阳先生摆设罗盘,根据主人的生辰八字,选择吉利标志,确定宅院朝向:坐阴还是坐阳,朝东还是朝西。因此老宅院有各种朝向。另外就是“椿木为王”,即屋顶木构架必须装备少量椿木。一般是在梁架上装一段椿木瓜柱,也有的是用一条椿木椽子。这种习俗,起源于刘秀封椿木为树中之王的传说:西汉末年,王莽篡权,刘秀与王莽展开争战。一次战役中,刘秀战败,被王莽军紧紧追赶。刘秀跑到上党县附近,摆脱了追兵。这时,他已经疲惫不堪,饥渴难忍。就坐在一棵桑树下,仰头靠着树干喘息。忽然,树上掉下一粒桑椹,恰巧落在他张开的嘴里。随口一嚼,又甜又解渴。于是,他又搞了许多桑椹吃,顿时有了精神。刘秀以为这是神灵在保佑他,因此就面对这棵桑树发誓:“一旦做了皇帝,必定封你为万木之王!”后来,刘秀果然登基,就来上党县履行诺言。可是他怎么也分辨不清究竟是哪一种树,竟把椿树误认为桑树,封之为万木之王。椿树无功受禄,羞愧难当,躲进了茅房;桑树有功无赏,气得成了佝偻病。所以,椿树一般长在茅房,而桑树的树干都是弯弯曲曲的。从此,椿木就被当地群众尊为树中之王,安排到住宅构筑中“坐镇”。

 

  建造住宅,还须放镇物,取少许五谷、朱砂、桃条、笤穰等物,用布包裹,叫镇物包。将它钉在房屋中间的脊檩上,用以避邪。每座房屋的间架尺度一般相等。最多取两个不同的尺度。木料忌用二杈头,俗以为二杈头是“蛇杈头口”,于主人不利。搭置檩条,小头必须适上首。椽条忌用单数,忌压中线。过去,制作门框和窗框量长短,必须使用木匠专用的门尺。门尺,是一种划有迷信标志的木尺。长一尺三寸五分,等分为八格,分别以八个星宿表示吉凶。依次为:贵人星———财宝门,天哭星———疾病门,天福星———离别门,天财星———义宜门,官禄星———官禄门,狐狸星———劫盗门,天败星———伤害门,宰相星———本吉门。度量时,彻尾占吉格避凶格。同时,门框尺度取单数,窗框尺度取双数。所以,门框的长宽一般是×尺×寸×五分,零数挂五;窗框的长宽一般×尺×寸二分,零数挂二。因而民谚有“门不离单,窗不离双”的说法。使用门尺的习俗,现在尚未彻底消除。

  施工过程中的主要俗尚是选择吉日。破土、上梁和合龙口等重要施工阶段,都要选择吉日,并设酒饭犒劳匠人。此外,还有祭土地、上梁、谢土等仪式。

 

 (选自《民俗寻根》史耀清主编,木兵编著)

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单位信息 | 网站纠错 | 法律法规 | 网站地图 | 投稿


版权所有 ©长治市地方志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市政府2号楼 邮编:046000 邮箱:
changzhi_szb@163.com